第四百一十七章 人心如毒(1 / 2)

灵契之主 玄机梦境 5275 字 1天前

今日的战斗很精彩,第一场山崩,第二场诈谋,第三场石柱压制雪崩,只有夏萧所在的第四场没闹出什么大动静。他的契约兽气势是强,可只有祸斗和自己出手,因为炸了半座山的熔浆和火焰极为常有,所以算不上是大场面。可明日,不会这么简单!

夏萧已做好十足的准备,他的准备是站上那座雪山,其余的事,便看对手施展怎样的招数。对方施展的招式越狠,他应对的手段越强。正好,他有领悟的新招式藏在心里,如果明日值得自己用出,便是真正的天翻地覆。

联盟这边极不安宁,今日出战的人一死三伤,令人气愤。五位首领聚在一起,商量的,也不再是明日的战斗。夏萧的实力他们大概清楚,能轻松打败罗晶和石永康中的任何一人,听说他要挑战两人,就算输给第二人,学院也还有三人。这场战斗,他们必输无疑。可当前的愤怒之心令他们不想就此罢休,还想做些什么,甚至想报复一下学院。可用毒这个方式,并不稳妥,因此他们没有同意。

夫盈子被伤,老谷主的脸色差得吓人,恨不得将学院的人吃掉。他见其他四人没有准确表态,冷声道:

“诸位若甘愿自家弟子受此耻辱,便随意你们便,反正我要下毒,我药王谷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无色无味的毒药。等他们中毒后,虽说表面无事,可今后必将受到影响。”

现在这个时候,谁心里都有气,但都有所收敛,不敢直接表明自己的意见。这显然是条贼船,上去就难下来。真正敢第一个表态的是塔主,她语气清冷,如一俏冷女子,在厌恶之事前毫不保留自己的意见,甚至毫不收敛自己的不看好和蔑视。

“即便没有大势力之名,也应自重。将毒用在明面上是作战方式,可暗自下毒,便是下三滥的做法,望各位好自为之。”

任殿主想要挽留,说:

“只是商议一下,不必动气。”

塔主礼也未行,便转身离开,走得坚决。看着她远去的背影,任殿主暗自摇头。

“恐怕她再也不会回来。”

老一批的五大势力,不会再有数千年前的凝聚力,更拧不成一股绳。可即便塔主离开,夫谷主还未放弃,他看着三人,一本正经的道:

“诸位,学院欺人太甚,此次我们本就只有赢这一条出路。若输,便是牺牲自己为他们涨了名声,这样可不行!我先前也软弱,可我的女儿,殿主你的爱徒,岭主你的亲传弟子,哪一个不是受尽耻辱?就算我们下毒,落得个小人之名又如何?我们现在连弟子都无法保护,今后还有什么脸面收徒?而且明日一战后,我们收到的徒恐怕会更少,那我们还需要这张老脸做什么?当务之急,是留住身边的人,而不是瞻前顾后。”

夫谷主迫切想下毒,可自己一人,又怕令学院动怒,葬送药王谷。所以只能劝导三人,将他们和自己绑在一起。那样就算被灭,也算有个伴。做好事有功劳时,人的本性是独占,谁都不会嫌弃自己功劳多或者金银多。可在做坏事前,谁都需要拉上几个同伙,这便是人的恶!

“磨磨唧唧,我先表个态!”

看任殿主和洪帮主一声不吱,袁岭主率先起身,壮硕的身材无比魁梧。他面孔严肃,令夫谷主注目期待。

“这口气反正我咽不下,我先问你,你的毒是什么?”

“大荒第一奇毒——含情损。”

“作用?”

“此毒无味无色,可溶于水,只要将它放进水里,等他们服下,毒性就会扩散全身。此毒妙在元气感应不到,纯属自然提取。服下后,只要动情,毒素便会根据体内分泌出的东西往大脑移动,随后阻碍神经,令其成为含吐不清的废物,修行也会严重受阻。而且这种毒只要一服用,并影响脑部后,即便是天王老子来,也无法令其恢复。”

“这么夸张?”

袁岭主有些不看好,什么往脑子移,有那么邪乎的事?还什么天王老子来了也没用,那能凭这个毒将尊境参天的人打倒?真是笑话!他虽说也想做些事,发泄自身的怒火,可不会盲目直接做决定。

“不夸张,确实管用。”

“你怎么知道?若毒药不管用,岂不是徒劳?”

夫谷主在众人面前向来都是和善的态度,此时思索半天,也沉默犹豫许久,才抬头望天,发出一声极为无奈的叹息。这件事,他本想将其藏在内心深处,不再提起,可没想到今天既会这样。

“上一任谷主,便死在我这毒下,他死,我才继承了谷主之位!”

此话一出,众人眉间皆有浓郁的诧异和怒气,这种事,真是大逆不道。

“你弑师?”

二字囊括了夫谷主的一切罪行,可他最终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他确实弑了自己的师父,抢走了师兄的谷主位。可事情已过数十年,他本以为真相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可没想今日告白于此。但此时,药王谷的命运已和联盟一样走到了悬崖边,今后无论如何,都不再重要。走到这一步,也属情非得已,可眼前事,必须下手!而杀死老谷主一事,足以证明这个毒的厉害。

“这种药,乃我亲手从自然中提取,分量极少,乃大荒第一份也是最后一份。事后,我也尝试过很多遍,想再制造一些。可天时不对,地利难寻,总有那么一份力量阻拦着我,现在所剩更少,但足够那几个小子没命!”

“给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