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大海的献祭(1 / 2)

在对方精神迷失的瞬间,小木的双眼传来一阵剧痛,火琉璃与冰魄齐齐飞出,刚刚还在侵犯她的凶犯发出了非人类的嚎叫声,水波镜里终于传来了蓝大鱼的声音,“用海洋破冰咒,快!”

麻木的小木依言行事,那物开始崩溃大叫,小木左眼已破损,右眼也模糊一片,还是没法看清行凶者的面貌。

“尔等卑劣至极,借吾主施杀戮恶事,吾再次觉醒之日,就是尔等灭亡之时……”

彻响天际的怒吼声在耳边轰鸣,小木的灵魂被搅动了,黑海亦是波动不停,巨木森外围开始逐渐生去生机。

路小木的身体也在石化,灵魂已飘荡在外,没有归处,迟钝的她终于想明白了前因后果。

她的‘家人们’欺骗了她,利用了她,他们跟烈火王是一伙的,或者根本就没有什么烈火族,一切都是阴谋,包括适时出现的神秘黑雾。

自始至终她不过是献祭的物品,装载屠戮利刃的器皿,巨大的背叛感欺辱感让她灵魂在嘶吼在不甘。

三天后,驻扎在巨木森旁的科研队,发现了石化的少女和三头海怪,经历过暗海之劫的人立马认出了这是曾经解救万民于水火的海殿神女,人们虔诚的将神女像请到了暗海站的高台上。

如果那一天,小木没有亲泽兰,而是在他再次追问下,老实的回答道:“那五年,没有房子住,没有人类,只能啃果子,那里到处都是动物,它们很不友善,老是合伙欺负我,后来我就学会反抗,再后来我就赢了,就回来啦!”还是选择隐藏了解释不了的东西,客观的说了些情况。

“以后,我会带你吃世界上最好吃的食物,去满世界游玩,陪你逛街,做一切你想做的事,再也没有人可以欺负你了,不要受伤,也不要为了我涉险,你只需要好好待在我身边,以后换我来保护你,好不好?”

“不用这样的,除去我刚刚说的,其它的我都过得挺好,挺开心的,你知道的,我不太习惯跟人相处,就是有些想你跟夏胖了,而且我在外面学了很多本事,不吃亏的。”小木连忙安慰道。

“我知道你有神奇的本事,但在外面一定要谨慎,我保证像今天这样的状况不会再发生了。”

小木从他怀里出来,惊异的看着他,“你知道?”自认为隐藏得极深的她,不知道她早已经掉了马甲。

耶,少女突然有了一个不错的想法,既然神奇的能力已经不再是秘密了,终于可以行动起来了。

“少爷,走,我们去阳台。”

看她一脸的期待,实在不忍拒绝。

“换个称呼吧,我早就不是你的少爷了,我们是家人。”

这又是一个甜蜜又苦恼的事情啊,“泽兰,阿泽,兰兰,都挺好听的,还是叫兰兰吧,与众不同的亲切。”

少女笑得像偷了腥的猫,焉坏,好像事情说破以后,她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变化,变得自信又耀眼。

“小木,叫我泽兰吧,这样可以叫一辈子。”嗯嗯,少爷你这话太撩了,太犯规了,行吧,你帅,说什么都有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轻轻跃到阳台护栏上,在月光下向王子伸出右手“泽兰王子,我能邀请你赏月么?”

红发王子有些摸不着头脑,唯恐小木摔下去,连忙抓住了她手,然后,向来淡定自持的他完全失态了,疯狂的少女牵着他一跃而下,想象中的坠楼事件并没有发生,脚踏波浪的少女稳稳的牵着他漫步在空中,他们去了前面那座摩天轮,也去了之前那所医院,站在窗外乐呵呵的欣赏那位朋友痛嚎的丑态。

“不会被拍到吧?”少爷缓过劲来,有些担心的问她。

“应该不会的,来自黑海的术法很厉害的,据说可以屏蔽人类信号。”说完,有点不确定的,又加了层隐形水衣。

小心才能驶得万年船。

泽兰被她谨慎的小模样逗笑了,眼前的少女是如此的与众不同,幸好是他们相遇了,幸好她总愿意回到他身边,幸好一切都刚刚好。

他们没有争吵,没有冷战,一直高高兴兴的,小木依然早出晚归去寻找黑暗力量,泽兰虽然担心她但也理解她,生日这天小木受伤了,泽兰请了最好的医生为她治疗,并推了不必要的应酬,陪她待在静园里休养,世上有这样一个温暖栖身之所,又有一个人如此温柔的待她,真好。

他们一直以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相处着,直到庆典的那天,因为小木病伤未愈,被泽兰强留在了静园观看直播,3d的效果如亲临现场,小木乐得自在,直到看到突然倒地不起的几位市长,她立即御水前往,连隐形水衣都没披,一心只希望泽兰没事,如果好好带着吊坠,至少能撑到她赶过去。